2013.07.22 - 2013.07.28

北京2岁女童当街被摔之殇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袁颖 | 2013-07-29

推荐理由北京女童竟当街被摔死,京版“小悦悦事件”再破人性底线!

  7月23日20时50分许,在北京市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发生一起恶性案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挡道,双方发生争执。争执过程中,一名男子将该女士打倒后,又将婴儿车内的女童摔在地上,导致女童死亡。

  事件回放>>

  母亲被打 孩子被摔

   事发地点。京华时报记者 赵思衡摄

  在事发地点524路公交车科技路车站附近,已看不出任何事发痕迹,但是记者注意到,公交车站边上是没有停车区域的。据附近一家店主周先生回忆,23日晚上将近9点,他像往常一样在忙着自己的大排档生意,虽然门外吵闹声很大,但是他还是听见了打人的巴掌声。

  “我当时以为是在店门口有人打架,谁知道出门一看,是在和我们店有一定距离的车站边上,两个男的正在挥着巴掌扇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的。其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打得特别凶,那女的身材挺瘦弱的,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被打的一边大喊一边捂头躲。”

  周先生称还没有看清状况,就看见戴着眼镜的男子突然走到了女子推着的儿童车边上,抱起车里的孩子举过头顶重重摔在了地上。“我当时吓了一跳,那可是活生生的孩子啊,这男的怎么下的去手?而且我觉得这孩子肯定是在睡觉,抱起来都没有挣扎,最后摔在地上再也没有动过。”周先生称男子摔完孩子之后也愣了一下,开车就跑了,剩下孩子的母亲冲到孩子身边,抱着孩子就大哭起来。“后来她抱着孩子向着医院的方向跑了,我赶紧就报案了。”

  被摔女婴被确认死亡 遗体被法医带走

   7月25日,女童在抢救中。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摄

   7月25日晚,女童被确认死亡。

  25日上午11点半左右,天坛医院住院部4层综合ICU病房前,受害女童的父母神情低落,沉默不语。女童的母亲呆坐在一处角落里,不断地呼唤着女童的名字,“宝宝,你能听见妈妈的声音吗?加油!加油”,其身旁摆放的是为孩子准备的小玩具、小被子。

  随后,女童母亲一人进入ICU,其余亲朋好友在病房外不时失声痛哭。女童母亲的同伴确认,女童仍在重症病房内接受治疗,但并未透露详情。不久,医生来到ICU门口,向女童的父母及亲友通报孩子伤情。

  天坛医院宣传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孩子病情严重,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需以警方通报为准。25日晚,据警方透露,受害女童目前伤势严重,仍在抢救中。

  尽管经过了两天的急救,但还是没留住女童的生命。25日晚11时许,女童被确认死亡,26日上午9时许被送入太平间。

  工作人员证实,“1个多小时前,大兴区的法医把孩子的遗体带走了”。26日上午,医院宣传中心负责人在外开会,而医务处并未透露女童情况。

  案件进展>>

  同行嫌疑人投案自首

  案发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经细致走访,专案组很快锁定作案嫌疑人。24日15时许,在案发18小时后,专案组将隐匿在房山一温泉会馆内的嫌疑人韩某(男,本市丰台区人,曾因盗窃罪被判刑)抓获。7月25日,韩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另一名嫌疑人李某(男,本市海淀区人,曾因抢劫罪被判刑)于7月25日中午到大兴分局投案自首。

  嫌疑人自称喝多了

  据多年从事侦查破案工作的侦查员看到当时监控画面记录下的情景,都认为韩某的行为太恶劣。

  “看完这段,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么多年,我是没遇到过这种案子,听说的都很少,针对这么小的一个婴儿的伤害案件,嫌疑人的手段太残忍,而且还是公共场所,在公车站边上发生的,实在太恶劣了。”一名侦查员说。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大兴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犯罪嫌疑人韩某始终低着头,面对民警的讯问,其强调“当天在家先是喝了一顿酒,后来晚上又喝了很多酒,第二天一早什么都不记得了”。

  驾车男子涉嫌包庇

  据悉,李某在明知韩某当日的行为后,仍驾车带韩某离开案发现场,因此涉嫌包庇罪。李某自首归案后,对于审讯工作显得较为配合,其供述的内容也都能印证事发当时的细节。26日上午,记者获悉,目前,李某因涉嫌包庇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律师:

  醉酒非免刑责事由

  26日下午,易行律师事务所解瑞松律师介绍,故意杀人罪的主观方面包含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状态。直接故意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者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危害结果的发生以及明知必然发生危害结果而放任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

  本案中,据目击者说,韩某“举起来,然后就重重摔下来”,韩某的主观方面应当是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韩某应该可以意识到,一个还在推车内的小孩举过头顶重重摔在地上可能会发生死亡的后果,这是基本常识,但是韩某没有阻止和反对这种结果的发生。而客观上目前已经造成了孩子死亡的事实,所以,综合而定韩某将涉嫌故意杀人罪。

  同时,韩某年初才被释放,刑期满五年内重新犯罪的都属于累犯,在法律上是明确规定要被从重处罚的。

  对于韩某自称事发时为醉酒状态,解瑞松表示,醉酒并不影响在刑法范畴中认定韩某在行为时具备辨认和控制能力,另外在刑法范畴内醉酒也不是法定免除刑事责任的事由。

  专家:

  情感方面缺陷严重

  犯罪心理累加引发手段残忍

  因停车口角将孩童摔在地上,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造成了如此残忍的行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李玫瑾教授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从他的表现来看,我认为他的心理上问题在哪儿?他的情感和绝大多数人是不一样的,我们知道作为人都有一些普通的,就是普世的,大家共同的情感,那么这种情感,包括对孩子,或者对亲人,我认为这个人他之所以这样做,可以看出他在情感方面有严重的缺陷。”【详细】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犯罪心理分析、心理测试技术专家武伯欣表示,这是其独特的经历造成的各种犯罪心理的累加,不是单一的口角因素造成的。

  据了解,1974年出生的韩某,曾因为犯盗窃罪,且因数额巨大被判无期,后来改为17年,去年刑满释放。

  武伯欣表示,有的人在监狱里面能改造好,但有的人不但本身没有改造好,反而增加了一些原来没有的东西,比如残忍的性格。再加上可能受到不良狱友的影响,会变得比之前问题更大。此外,如果对他的判刑起初比较重,后来又减刑,对他的心理影响也会比较大,心理上会有一种“莫逆的审判”,对自己的刑罚认识不正确。此外,在其出狱后,可能会受到社会氛围的影响,比如有可能遭到周围人的白眼,找不到稳定的工作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会造成他对社会的不满。在碰到口角这种小事时,这种不满就宣泄出来,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他的这种残忍行为,并不是口角单一的因素,而是因为其被招惹后,犯罪心理的累加作用造成的。

  武伯欣表示,社会应该从这件事上反思判刑和监狱生活对他产生的心理影响。

  外围探究>>

  摔童嫌犯韩某

  十几年前被抓过闹得尽人皆知

  昨天晚上,一拨又一拨的记者赶到丰台区东高地某小区。最终的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早在十几年前,“摔童案”嫌疑人韩某一家就搬离了这里。

  在小区西北角的一栋居民楼外,聚集了不少乘凉的老人。他们证实,上世纪80年代该楼建成后,老韩家就搬到了这里,而老韩家的儿子,曾经“进去过”。

  “警察直接来的家里,后来街坊之间就传开了。”相比十几年前那次众人皆知的抓捕,在今天,一些居民虽然对“摔童案”已经有所了解,却没把这事和韩某联系在一起。

  十几年过去了,居民楼里的住户几乎换了半数,对老韩家的记忆也随之淡漠。四层的贾大爷是为数不多的知晓者,他和韩某的父亲曾是同事。

  也许是出于同事间的客气,也许是本就有的宽容,贾大爷对韩某的描述像极了所有长辈对后生的评价,“小伙儿长得挺精神,见面儿也叫人,挺有礼貌的。”

  但贾大爷也承认,他最后一次见到韩某,还是十几年前,一队警察将他从家中带走时。在那之后不久,韩家人就搬离了这里。贾大爷否认这与韩某被抓有关。“他父亲下海经商了,应该是赚了钱,在别处买了房。”

  驾车男子李某

  母亲道歉“没养出一个好儿子”

  在23日大兴区旧宫镇幼童被摔的恶性案件中,当时开车的嫌疑人李某25日中午到大兴分局自首。

  李某家住在林萃路附近的一个普通小区。据邻居介绍,李某曾因偷窃罪被抓,坐牢期间,李某的妻子并未提出离婚,并且一等就是16年,6岁的儿子也被她拉扯成人,李某的父亲也在这16年间去世。

  记者试图通过李某的妻子了解情况的时候,她婉言拒绝了采访:“我什么都不知道。”

  知情居民介绍,2012年年底,改造16年的李某出狱,此时他已经从33岁到了要知天命的年纪。这些年村子进行了搬迁,他名下已经分了两套房子,儿子也已经22岁大学毕业。由于在监狱里脊椎出了毛病,为了照顾他,村里特意为他安排了联防的工作。

  听闻与李某有关,小区居民无不替他的妻子和老母亲感到难过。

  李母今年七十来岁,与李某住在同一个小区。李母共有两个儿子,李某家中排行老二。李母说,李某从小就爱惹事儿,但凡他在家,只要听见门口有警车经过,她就提心吊胆,生怕是来抓儿子的。

  在母亲眼中,这次出狱,李某该开始新的生活。“房子有了,工作有了,儿子也很好,媳妇也等着他,谁想到又出事儿了。”她悲痛地说。

  街坊都说李母是个好妈,临走前,李母跟记者说,“真对不起,我没教育出一个好儿子。”【详细】

  评论:

  京版“小悦悦事件”再破人性底线

  回顾近年来,从药家鑫案,到长春“盗车杀婴”案,再到大兴摔婴案,这些恶性案件一次次地挑战道德和法律的底线。恶性暴力事件为何屡屡发生,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种丑陋又可怕的戾气?恶性事件挑战底线,戾气缘何而生?一场“口水战”升级到毫无人性的暴力冲突,一个两岁大的女童惨遭毒手,极端事件背后,人性何在?

  天理昭彰,就在前日,吉林高院对此案做出终审宣判,维持一审对凶手周喜军的死刑判决。本为盗车的周喜军,竟然能临时起意,勒死女婴。当时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除了周本人,我们无从得知,只看见看了一个对生命毫无敬畏,哪怕是完全无害无威胁的婴儿的生命,都无一点怜悯的冷血蒙昧的暴徒形象。

  而大兴摔童的嫌犯,则暴虐更甚,他直接选择了躺在童车里的孩子作为泄愤施暴对象。这简直已抛弃了作为成年人,或者说作为人的最后的理智和情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举起孩子的那刻,那就是一个泯灭人性的恶魔。

  法治社会下要维护健康社会秩序,还需回归到人的良知和道德上来。而良知来源于我们每个个体的共同努力,道德则来源于自我的约束力。传播正能量,化解社会戾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