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8 - 2013.07.14

涉嫌轮奸的李某某无罪可能性何在?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任芳 | 2014-04-12

  

  李某某涉嫌轮奸一案的辩护律师昨日发表声明,舆论又炸开了锅。这份声明除了指责公安机关和媒体侵犯李某某隐私外,也从李某某一方的角度描述了案发细节。随后,李某某律师表示将给他作无罪辩护。

  隐私保护,人们谈论已久。而无罪辩护这个本案中的“新词”引发强烈关注。那么,在一起强奸案中,什么情况下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无罪呢?这又和李某某律师在声明中提到的醉酒等细节有关系吗?

  资料图:李双江之子李天一

  事件回放

  李冠丰(原名:李天一)

  著名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母亲梦鸽也是知名歌唱家。 2011年9月14日,李双江对其子李天一就打人事件双方达成和解。 2012年9月19日被解除教养,并改名李冠丰。

  ·2013年2月23日:李冠丰(李天一)被指因涉及一宗恶劣轮奸案,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事拘留。

  ·2013年3月7日:李天一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13年3月8日:李双江之子李某等人因涉嫌轮奸已被批捕,李某确定为未成年人。

  ·2013年3月27日:李天一案移送未成年人检察处。

  ·2013年6月26日:李天一代理律师请辞。

  ·2013年6月29日:李天一案受害人驳斥“轮流发生性关系” 尚未获得道歉。

  ·2013年7月1日:警方未披露李天一案其他4人信息遭质疑警方未披露李天一案其他4人信息遭质疑。

  李天一涉嫌轮奸案细节回顾

  曝光:实名认证微博爆料李天一被拘留

  实名认证“香港《南华早报》网站编辑”网友王丰-SCMP爆料:海淀公安分局昨天晚上以涉嫌轮奸刑事拘留了一名叫做“李冠丰”的年轻男子。博文最后,附上了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网页链接,暗指涉事男子就是李天一。 

  细节:5人恐吓杨某后与其轮流发生关系

  2月19日,海淀分局接到一女事主报警称,2月17日晚,李某伙同魏某等四人,使用暴力殴打、言语恐吓等手段,强行开车将被害人杨某带至海淀区湖北大厦某房间,在违背被害人意愿的情况下,轮流与其发生性关系。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湖北大厦某房间

  2月17日当天,李某伙同魏某等四人,强行开车将被害人杨某带至海淀区湖北大厦某房间,在违背被害人意愿的情况下,轮流与其发生性关系。接到报警后,经过侦查,李某等四人在朝阳区某温泉停车场内被控制。  

  受害人:已满18岁 当天才认识李天一

  北京晨报记者经多方核实后得知,同“李某”一同被刑拘的5人中只有一人年满18岁,其余均是未成年人,而受害女子则已年满18周岁、非京籍。事发当晚,“李某”前往酒吧为友人庆祝生日,才结识受害人。 

  抓捕过程:便衣围堵豪车抓获3男1女

  接到报警后,警方经过侦查,在21日凌晨将李某等四人在朝阳区某温泉停车场内被控制。据停车场的保安回忆,当时被抓走的人,能目击到的至少有三男一女,看模样都是十七八岁。  

  刑期分析

  可能在九年至十二三年间

  依据目前所知有限的案情,北京市循义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程远律师分析,刑法没将“轮奸罪”设为单独罪名,轮奸属于“强奸罪从重处罚”的情形,鉴于犯罪嫌疑人是未成年人,可法定从轻,估计此案犯罪嫌疑人的刑期可能在九年至十二三年之间。

  李某属于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按照刑法的规定,属于法定的从轻情节。由此,张程远律师分析判断,李某很可能被判处十二三年有期徒刑。如果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李某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予以赔偿,并对广泛关注此案的社会各界有一个交待,自己真诚认罪、悔罪,法院也可能在法定刑以下进行量刑,但可能也不会低于9年刑期。详细>>

  李天一案新律师浮出水面

  上月底,李双江梦鸽之子李天一等五人涉嫌强奸案的代理律师宣布请辞,而日前该案的新律师也浮出水面,新律师为北京京联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枢与北京冉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冉。两人于今日凌晨通过新浪博客发布一篇声明,公开该案详细进展。

  重磅炸弹:

  李天一律师:陈枢、王冉

  将为李某做无罪辩护

  7月10日凌晨,李某的两位新律师发布声明,指出本案是未成年人深夜在某酒吧内,经多名成年男女酒吧人员陪酒劝酒大量饮酒后,到某宾馆开房发生的,所以酒吧违法应负责任。声明发出后,有媒体采访李某的新律师,对方表示将为李某做无罪辩护。

  受害人律师:田参军

  “无罪辩护”是给受害人“伤口撒盐”

  李某某案律师的“无罪辩护”说法引起反弹。昨天,该案受害人杨女士委托代理律师田参军发表声明反驳,称李某某的律师所发声明“片面陈述事实和引用法律,过于偏袒被告人李某某”,杨女士对李某某律师要为其作无罪辩护感到极其悲愤。此外,田参军律师在微博中指出,李某某新聘律师之一王冉,曾在海淀检察院任职,而此案正是由海淀检察院提起公诉。详细>>

  检察官:让李某的律师做 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

  让李某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这不是任由律师做无罪辩护,而是依据事实与法律进行反驳,“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因此,可以反对李某的律师做无罪辩护,但不能阻止无罪辩护的步伐。只有当律师为了做无罪辩护而不惜制造伪证,或者律师本身不是合格的辩护主体——例如有人质疑李某的新律师之一王冉曾任本案公诉机关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的检察官,违反了法律和行规时,我们才能说,请闭住你无罪辩护的嘴!详细>>

  新声明引双方律师激辩

  激辩一

  李天一律师:陈枢、王冉

  公众舆论严重损害了李某某及其家人的声誉

  “本所谓强奸案从今年二月下旬到现在……即使此案成立的话,也不过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很多媒体一直在进行追踪报道……北京市公安局某分局以真实姓名向全社会披露了所谓李某某涉嫌强奸案……很多中央主流媒体对未成年嫌疑人李某某及其家人进行了大量的侵权报道……严重损害了李某某及其家人的名誉。”

  受害人律师:田参军

  媒体有权对名人私生活进行监督和报道

  最初披露李某某涉嫌强奸信息的,是一位自称香港《南华早报》网站编辑的网友。相反,北京市公安局某分局已最大限度地保护了涉案未成年人的隐私。

  该案情被披露后,媒体为行使社会监督职能,有义务对该案进行报道……因为,李某某的父母都是著名歌唱家、“老艺术家”,是通常所说的社会公众人物,李某某从小被其父母带领参加各种文艺演出和社会公众活动,同样享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媒体有权对他们进行一定的监督和报道。

  同业点评

  李肖霖:媒体报道不存在侵权

  作为第三方律师,昨日下午,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北京律协刑事诉讼委员会秘书长、刑辩律师李肖霖对两方律师的网上论辩给予分析。

  他说,在李某某涉嫌轮奸一案中,李某某虽然属未成年人,但其已经17岁了,作为一个名人的后代,涉嫌强奸、轮奸被抓,这没有什么不能披露的。这是刑事指控,目前媒体的报道也是“涉嫌”,不存在名誉损害问题。美国总统的儿子犯了错,媒体一样会报道,犯错的一样会身败名裂。绝对不能因为其父母是名人,就应该有隐私权方面的限制,就享有特权。李肖霖称,公众人物更应该接受来自社会和媒体的监督。自己虽然对案件的具体证据了解还不彻底,但认为因报道李某某的事情影响了其父母的声誉,这是不成立的。

  李肖霖指出,网上网下对受害女孩子也有一些议论和关注,但无论该女子身份如何,即使女孩子有瑕疵,哪怕她是一个妓女,即使她答应了跟一个人过夜,答应了跟一群人过夜,但在其喝醉了,不配合、不情愿的情况下,也应尊重她的性权利,打骂女孩,强迫与其发生性关系就是强奸、轮奸。

  李肖霖律师认为,被告两位律师发表这样的声明,是基于其当事人的考虑,不属于挑事儿。李某某原来的律师就是因为面对提出的要求过高而辞职的。但是,目前发表这则声明,显然是不合适的。

  关于被告律师提出的无罪辩护的声明,李肖霖认为这要看证据说话。

  他说,一般情况下,案件到法院以后,应在两个月内审完并出判决结果。

  专家点评:

  法学专家:媒体能否披露李天一名字无法律要求

  两位律师在声明中,多次提到警方媒体和公众侵犯李某某的隐私权等。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表示,法律只要求公安等行政部门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信息。但至于警方到底有没有披露李某某的姓名,两名律师需要拿出真凭实据。至于媒体和舆论,不在法律要求的范围之内。

  洪道德称,其实媒体在报道时,即使不提李天一的名字,但完全可以用“某个著名文艺明星的孩子”,给公众足够的信息,又不会引来非议。至于公众联想到是李天一,那就是舆论的问题。对于案件本身,媒体有权利,也有义务报道。详细>>

  激辩二

  李天一律师:陈枢、王冉

  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李某某隐私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都有规定,对李某某及其家人名誉和人格的诋毁和侮辱,以及对他们个人隐私的侵犯,不仅是违法的,也是违反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

  受害人律师:田参军

  引用法律是片面的

  两位新聘律师引用法律条文是片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不仅规定了社会应当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利,更规定了未成年人的父母应当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利。

  比如,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还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以健康的思想、品行和适当的方法教育未成年人,引导未成年人进行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吸烟、酗酒、流浪以及聚赌、吸毒、卖淫。”而本案李某某的父母是否尽到此项义务呢?是否对李某某进行了共产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教育?甚至是否进行了不违背法律和社会公德的教育?

  激辩三

  李天一律师:陈枢、王冉

  是被劝酒后才发生的

  该案是在未成年人等深夜在某酒吧内,经多名成年男女酒吧人员陪酒劝酒大量饮酒之后,到某宾馆开房发生的。

  受害人律师:田参军

  酒后强奸就不是强奸吗

  言外之意,喝酒是其强奸他人的诱因,酒是本起强奸案的罪魁祸首。按照其逻辑,似乎所有卖酒的商场、饭店、酒吧等等,都应该关门。否则,一旦有人酒后强奸他人妻女,那么卖酒的人就会获罪,而实施强奸行为的人反而无罪。此观点何其荒谬!难道酒后强奸就不是强奸吗?被害人能理解李某某的新聘辩护人为自己的委托人服务的立场和心情,但希望他们能够尊重事实,在法律和职业伦理允许的范围内开展辩护工作,不要挑战法律和公众的底线,并对被害人造成二次伤害。

  专家点评:

  扯出酒吧属于,“缺乏法律素养”

  两名律师在声明中提到酒吧,如果把其与案件联系起来,属于“缺乏法律素养”。酒吧就算没有尽到责任,也只是行政责任,由工商或公安部门进行行政处罚,并不能掩盖李某某的责任。这跟强奸责任不能混为一谈,二者没有因果关系。详细>>

  激辩四

  李天一律师:陈枢、王冉

  媒体不能看不惯“星二代”某些行为

  媒体等不能仅仅因为对个别所谓“星二代”的某些行为看不惯,而放弃客观全面、努力辨别案件是非本末之责,也绝不能因此放弃对青少年合法权益保护的重责大任。当然,更绝不能放弃对严重腐蚀未成年人,侵害其合法权益的社会黑暗现象的监督、披露和鞭挞之责。我们希望有关媒体等法字当头,公正为先,责任为重,停止一切侵权行为和一切不切实际的倾向性导向。

  受害人律师:田参军

  希望对方律师换位思考

  被害人杨女士已经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李某某等人肆意殴打、侮辱,并轮番施暴,身体和心灵都受到极大摧残。案发后,被害人杨女士又多次受到李某某恐吓和威胁,极力阻止被害人将此事张扬出去……

  被害人杨女士听说,欲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的新聘律师,比较擅长刑事辩护,有较好的行业声誉。但不知为何,此次其竟然不顾自身的形象和声誉,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执意欲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被害人杨女士为其深感悲哀。希望该律师能换位思考,如果本案的被害人是他的女性家人,他还会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吗?

  专家点评:

  对于做无罪辩护一说,洪道德劝两位律师要慎重一些。他说,如果要做无罪辩护,至少要基于两个事实中的一个。第一是律师有真凭实据证明整个案件都是假的,或者李某某没有参与预谋和实施,只是一个旁观者。第二就是李某某虽然和受害人发生了性行为,但被害人是同意的,他没有违反女方的意愿。

  洪道德说,除非律师对案情特别熟悉,确定有上述两个事实中的一个,否则,做无罪辩护就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如果无罪辩护不被法院接受,就不能再做罪轻辩护。

  洪道德还表示,辩护律师做什么样的辩护,不应简单地应委托人的要求。因为其能接触到案件的事实,不能受到舆论的影响,同时也不能受委托人的影响,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进行独立辩护,“这点与代理人是不同的”,代理人才需要完全按照委托人的意思行事。详细>>

  质疑:律师曾任职海淀检察院须回避

  田参军律师在微博上还曝出了此案的另一问题:李某某新聘律师王冉2001年7月至2009年7月曾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工作,而李某某案正好是海淀检察院公诉的。那王冉是不是该在此案中回避呢?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介绍,关于律师在代理案件中的回避,《法官法》、《检察官法》、《律师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都有详细规定。如果王冉在海淀检察院工作的几年中,已经被检察院任命为助理检察员,那么他离职后,除两年内不能以律师身份担任辩护人和诉讼代理人外,终生不能代理任何由海淀检察院参与办理的公诉案件。

  不过,也有消息称,王冉律师在海淀检察院时只是书记员,不受《检察官法》约束。洪道德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检察人员任职回避和公务回避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检察人员离任后两年内,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和辩护人;第十八条规定:本办法所称检察人员,是指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书记员、司法行政人员和司法警察。

  “为避免司法不公,目前应当由海淀检察院确认王冉在该院的任职情况,并向海淀法院提供其任职的事实证明,由海淀法院决定王冉律师是否应按照法律规定回避此案。”洪道德说。详细>>

  李双江夫妇近况

  梦鸽难见往日的高调

  工作人员回忆,李双江家在小区里有两个车位。但是梦鸽却经常把车停在车库过道或者小区主路上,理由是这样距离她家比较近。然而,这样一来,她的车就把小区内的主要道路封死了。有一次,邻居叫保安前去劝说,从梦鸽那里得到的回复是:“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但是梦鸽最近变了,变得比往日低调,气焰也低了不少。

  李天一轮奸案后,梦鸽很少跟小区工作人员说话,难见往日的高调。工作人员透露,“最近梦鸽在小区里,多半戴着墨镜,低头走路。她很爱美,40多岁的人了还挺化挺浓的妆。几天前,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没戴墨镜,眼睛红肿,脸上的妆都花了。”

  李家门可罗雀

  作为文职少将,李双江家里经常接待挂着各种特殊车牌的来客。

  小区工作人员回忆,在李天一轮奸案发生之初,来访的特殊车牌达到高峰,随后降越来越少,最近几乎没有了。

  近日,也有媒体曝光了一组李双江的近照。自从李天一案件被曝出后,74岁的李双江可谓操碎了心。媒体在机场发现了久未露面的李双江,当天,李双江在助理的陪同下乘机回京,原本一直精神抖擞的李双江走路有些踉跄,面容也憔悴许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