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 2013.07.21

清华教授“强奸危害性等级论”惹众怒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刘明霄 | 2013-07-22

  清华教授挺李天一律师“强奸危害性等级论”引热议

  7月16日,微博认证为“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的易延友,发表微博 “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称“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引发网友热议。

  17日下午13:50左右,记者发现其有关“李天一”案言论的几条微博均显示已被删除。18:43左右,易延友在个人微博上发出了一条“致歉声明”称“本人昨日微博言论确实欠妥,对由此引起的消极影响深感不安,特向各方致歉!”

    7月16日14时许,针对网友质疑,易延友在其微博表示,对最后一句进行修正为:“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该微博更是引来网民们的强烈批判。可谓是“一言激起万条骂”。截止到17日中午,新浪微博上易延友的这两条微博就引来超过10万次网民转发和超过11万条网民评论。

  众多网友认为,人没有贵贱高低之分,只有社会分工不同,身份、职业等并不应该成为量刑的依据,不能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作为清华教授竟然发表这样的的言论有失水准,令人震惊,更有网友指易延友“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的说法是清华的耻辱!有网友呼吁“免去易延友教授职务,还清华清白!”与此同时,也有法律界专业人士认为,强调受害者的职业而非犯罪的情境的确不妥,但舆论对易延友的观点也存在误读和夸大。

  易延友的这一观点遭到李承鹏等众多微博大V的批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微博上表示,易延友教授是民主和法治的坚定推进者,但他这观点确实有问题,依其观点可以推出:强奸新妓女比强奸老妓女危害大,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指出“教授的强词夺理比非教授的危害更大。”

  白岩松:知识分子管好嘴

  白岩松直截了当得送给清华教授易延友12个字“违反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他说,1、法律前人人平等,易的说法违反常识;2、法律是最低道德底线,法律并没对身份做界定,他的说法突破底线;3、最要命的是冒犯公众,冒犯公众比虚假新闻伤害更严重。知识分子应该管好自己的嘴,不管生活在怎样的时代,知识分子都应以爱做最大的底色,永远对现实提出建设性意见,不被利益所绑架,做一个正方向的推动者。详细

   网民热议:网络面前,人人平等

  廖睿(四川兴睿峰律师事务所主任):致歉是一种聪明的妥协,易教授很有勇气。

  刘苏里(北京万圣书园创始人):易教授的道歉是妥当的。不可做诛心之论。否则,谁错了还敢道歉?

  倾城(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国峰):还是那句话:这当口,只许坚定不移站队,不能顶风作案探讨,学者看清楚网络生态,也好!

  网友“最深的林”:无论如何,我对易教授的选择表示理解。生活永远有更重要的事情,无需纠结于网上的这一点破事,影响生活和心情。解脱就是洒脱。易教授有大智慧。

    乐音果(上海骏丰律师事务所律师):从易教授一贯的言论可以看出是个正直的独立的善于思考的学者,我不认为他会媚任何一方,这次事件是个偶然的事故,易教授不经意间触到大众的敏感点而己。

  杨帅HJ(河南华杰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堂堂清华教授,竟出此番言论……岂能为人之师?

  网友“kingsnow999”:一个知识份子一旦套上金钱与权力的枷锁,其道德水准下降是没有底线的。

  网友“应请水”:你的言行已经充分出卖了你的灵魂思想,你是由内而外的思想腐朽,做人都可能有问题怎么为人师表,撤职,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侵蚀到别人,这才是最重要的,没人需要你来假惺惺的道歉!

  易延友就言论失妥道歉 被评“勇敢”

  截至7月17日下午1点左右,易延友的该系列微博转发和评论均已接近10万。在新浪微博上,“易延友”成为微博最热门话题,相关微博达40多万条。

  在对易延友致歉声明的评论中,有不少加“V”的实名认证微博,其中很多都是法律界人士、教授以及律师。实名认证为“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的童之伟说:“如此甚好!有些道理一时没想透,很正常。”实名认证为“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的周永坤表示:“这是勇敢的表现,好!”还有人的评论引用了《论语》中的名句:“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并“艾特”了受害人的辩护律师田参军。

  此外,还有不少熟悉易延友的网友在在评论中希望舆论对易之前的言论予以原谅。@lutlu说:“易老师在我看来是个有才情的好老师,也是个耿直实在正直的人。他的课是我在清华上过的最有收获的课之一。我非常尊敬他。希望大家不要再谩骂。”详细

    教授雷语”曾屡次激怒公众

  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专家教授的言行影响甚大,特别是一些关于社会热点事件。

    2009年,北大法学院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性精神障碍

   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发表致歉声明说,他的语言表述不当,引起一些争议和误解,对此深表遗憾,但致歉声明,并未对其具体言论做出解释。

    2011年11月7日,北大中文系教授在微博上用三句粗口拒绝记者采访,博文引起网友一片哗然,对北大宣传部回应称,尚在调查中。

    几年来,类似事情可谓时有发生,从“买房就是爱国”,到“大幅提高农药化肥价格,让农民用不起”。从“农民孩子最好不要上大学”,到“40岁挣不到4000万就别来见我”,以及“一天吃六个胶囊,没有吃掉多少铬”,一句句雷人雷语层出不穷,一个个学者的言行,也引发了大家的不安。详细

    点评:放言有风险,教授须谨慎!

    早在2011年,《中国青年报》2011年3月19日刊文指出,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名人微博理应承担更大责任,他们在微博转发一则涉及公共范畴的事实性消息时,就必须如履薄冰,尽量谨慎。

    专家、教授向来是世人眼中的精英人士和社会良心的代表,他们说话虽不能一言九鼎,但其影响力不能低估,不仅会影响公众生活,还可能影响政府决策。而不挑战公众的社会道德底线、最基本的法律意识和科学精神也应该公众人物和所谓的权威人士应该遵守的自律准则。

    网络不是暴民的天堂,而是一个了解基层社情民意的平台,有着自身的运行规则,在这个平台上,各种所谓的权威都要经受来自众多网民的质疑与讨论,那些站不住脚的观点是经受不了这种冲击的,而真理越辩越明。而任何不遵循网络规则的举动不过是小说中唐吉可德向风车发起的挑战,而这些唐吉可德挑战风车之举换来的最终结果,只能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