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 2013.07.21

唐慧终审胜诉 愿悲情维权不再重演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张乔 | 2013-07-22

  7月15日9时许,湖南省高院就唐慧诉永州劳教委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唐慧胜诉。法院判决永州市劳教委赔偿唐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641.1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唐慧要求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法院没有支持。 【详细】

  唐慧:都不重要了 我想回归正常的生活

  直到庭审结束走出法庭,唐慧紧锁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面对记者的提问,她仍然低着头,只用只言片语来回答,说得最多的话是,“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她说,目前最想的,是回归平静的生活,希望此事能画上一个句号。

  二审庭审后,唐慧的代理律师浦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唐慧案的重点并非案件本身,无论输或赢,唐慧在此过程中的坚持"已经赢了",也许本案会成为废止劳教之前最后一个案件。

  如何看待要求书面道歉被驳回?

  唐慧表示,满意不满意对自己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湖南省高院不管怎么样,还是支持了我的诉求,我感觉还是很安慰的。”

  唐慧代理律师浦志强表示,让地方政府部门对老百姓低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唐慧案件二审胜诉,有助于缓解这起事件给中国社会和中国司法所带来的创伤。至于书面的赔礼道歉,浦志强解释,永州市劳教委负责人在二审开庭过程中,已经当庭向唐慧表示了歉意。法院认为永州市劳动教委作为一个机关,对唐慧的歉意已经履行了,而法律又没有明确规定,必须用书面致歉的方式,综合各种因素决定驳回这方面的诉讼请求。

  唐慧上访过程是否有违法行为?

  浦志强律师表示,唐慧上访对有关部门施加压力,首先是她自己的表达行为,上访是合法行为。浦志强认为,唐慧的上访,实际上希望唤起有些机关和舆论的关注,来敦促公安机关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敦促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打击犯罪、惩治犯罪。

  唐慧则表示,自己没有缠访、闹访。“我去过那些地方,我都是安安静静的,就是跪在那里,哭也是默默流泪。”

  另外唐慧还表示,当时自己不断上访的动力就是相信法律。“我做这个事情希望有清官看到我,能够知道我这个事情,尽快把我的案子判决,我们就好好地安安心心地带着孩子走进新的生活。”

  案件是否会促进劳教制度改革?

  据唐慧另一位代理律师胡益华介绍,2012年6月份,唐慧女儿被迫卖淫一案进行了终审判决宣判。这时唐慧已经不准备继续上访,并计划开始新的生活。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这个时候唐慧被宣布劳教了。

  对于“唐慧案”二审判决结果,专家认为,当前处于劳教制度改革的大背景下,这为唐慧最终胜诉提供了可能。通过唐慧这个案子,实际上引起了很多人对于劳教制度的思考。有法学家说,唐慧这个案子对于劳教制度是一个具体的拷问,具有标杆意义。

  媒体看法:

  人民网评:唐慧胜诉,让法治信仰护佑公平正义

  唐慧终于胜诉了,所有关心她们母女的人都可以松一口气了。它是法治的胜利。

  作为一位母亲,女儿的不幸经历让唐慧忍受着难以想象的锥心之痛,凡有感情良心者,无不为施暴者惨无人道的罪行义愤填膺,为唐慧母女的人生际遇唏嘘感叹。回首往昔,唐慧无论对自己经受的劳教处分多么不平,对永州中院一审判决多么不服,都没有采取法律之外的过激行动,而是选择在法律框架内表达诉求。

  新京报:愿“唐慧胜诉”树立路标推动劳教改革

  “不对上访者处以劳教”正在成为社会共识。“暂停劳教审批”讯息的不时传出,或许预示着改变的即将到来。唐慧案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它为劳教改革的推进又树立了一个路标。

  福建日报:不必揪住唐慧的私德不放

  此前就有质疑唐慧疏于管教孩子、绑架舆论、骗取同情、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声音。可是,道德存在缺陷的人,同样可以为自己饱受伤害的女儿讨回公道。唐慧的女儿才11岁,孩子受到了严重伤害,母亲喊冤,是正常之举。试想,如果唐慧初次报案时,公安机关迅速立案,司法机关审判不是久拖不决,某些公安民警没替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制造假立功的证明材料,唐慧何至于一次次去上访,又何至于被劳教?

  这其中,唐慧可能发挥了“农民的智慧”,利用上访绑架了舆论与地方政府。但是,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正是最初的司法不彰。这才令地方政府背负了维稳压力与财政压力,让永州劳教委卷入舆论的漩涡。我们更应关注司法及劳教制度暴露出的问题,而不是揪住公民的私德不放。

  案件回顾:

  2006年10月,湖南永州发生了一起"11岁女孩被逼卖淫"案。受害者之母唐慧多次上访要求法院判处犯罪嫌疑人死刑,处理渎职民警,获得经济赔偿。

  2012年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以唐慧"闹访、缠访严重扰乱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为由,对唐慧劳动教养1年零6个月。唐慧也被网友们称为"上访妈妈"。之后,湖南省劳教委撤销了对唐慧的劳教决定。

  今年1月,唐慧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463.85元,书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4月12日公开审理,一审判决唐慧败诉,驳回其申请。

  败诉后,唐慧向湖南省高院提出上诉,5月15日,湖南省高院受理该上诉案。昨天上午9时许,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案二审当庭作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