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1 - 2013.01.27

惨痛的遭遇 难解的心结——上访女被关事件始末

推荐指数:来源:中国广播网 | 整理:蓝天鹏 | 2013-01-28

陈庆霞

    近日,有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市民向中国之声反映,一个叫陈庆霞的人因常年上访告状被当地有关部门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被限制人身自由已经长达三年。2007年,陈庆霞的儿子在当地信访办去北京接人时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丈夫目前住在精神病院。在记者的追问调查下,整个事件也一步步走向明朗,当地政府出面回应,声称将进行深度反思。

    1月24日

    “黑龙江上访妇女被关废弃太平间三年”事件曝光

    中国之声记者调查发现,陈庆霞现在下身瘫痪,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陈庆霞称,她18个月的劳教期几年前就已经结束,但是,被释放后不久就被安置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很难轻易离开,记者采访时,房门外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 

  在伊春市带岭区一排破旧的平房前,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面包车,车头正对着的房间窗户上贴满了“我告饶了”的字样,房门的一侧装着摄像头,后窗被铁栏杆封闭着,一堆渣土埋掉了窗户的下半截,这就是陈庆霞现在的住处。除了陈庆霞的姐姐每天出入给她做饭、送药外,外人的到来总会引起面包车里人的注意。

    陈庆霞说,2007年到北京上访被接回后,劳动教养了十八个月,2010年被送进现在的房间,她的双腿就是在看守所里被打坏的。去北京上访时,就在带岭信访办接人的过程中,12岁的儿子宋吉德走失了。

    当地政府回应:对信访人陈庆霞是“人文关怀”

    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称,2007年7月,陈庆霞因打、砸党政机关、公安、医院被治安拘留,并对其实施劳动教养—年零六个月。劳动教养期满后陈庆霞家人拒绝接人,无奈之下带岭区政府派人将陈庆霞接回,并将其安排在了区养老院。考虑到陈庆霞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四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带岭区还称今后将“继续加大寻找孩子工作力度”、“对于陈庆霞本人病情继续给予治疗”、“继续对信访人陈庆霞进行人文关怀”。

陈庆霞住处

    1月25日

    媒体再爆截访陈庆霞官员曾获“特等劳动模范”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现,2008年6月25日,伊春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予杨海峰“伊春市2005至2007年度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其当时职位是“带岭区信访办公室主任”。  
  此后,陈庆霞的家人多次找到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要求接走陈庆霞,现任信访办主任董立杰均以“要经领导批准”为由拒绝。 
  “新年将至,我姐姐陈庆兰向政府请求接我妹回家过年,政府坚决不准,我姐姐给他们跪下了也没有得到准许。”陈庆霞兄长陈庆江说。 
  对孩子走失,信访办是否应负责任?为何陈庆霞得不到“领导准许”离开?这样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否合法?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拨通了带岭区信访办的电话,工作人员称“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后,便迅速挂断电话。记者再次致电时,电话已无法接通。

    伊春市成立工作组 启动复查陈庆霞信访案

    记者25日从中共伊春市委获悉,针对社会广泛关注的伊春市带岭区“陈庆霞事件”,市里已成立工作组展开调查,并启动对陈庆霞信访案件的复查。  
  据了解,伊春市由纪检、政法、信访、公安、民政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已于24日到带岭区进行调查,与陈庆霞面对面听取其诉求。 
  工作组表示,下一步将围绕安排照顾好陈庆霞生活、公安机关组织专门力量帮助其寻找孩子、启动陈庆霞信访案件复查、进一步反思改进群众工作主动化解重大疑难信访问题等四个方面展开。

陈庆霞手写的5点要求

    1月26日

    陈庆霞提出5点要求:要追究责任找回孩子

    通过陈庆霞信访问题反思工作。她目前的精神状态比前几天好了很多,把连夜写出的五点要求念给记者听:

    陈庆霞:要自由,自己不是犯人。要请求查清自己孩子丢失的事实经过,要追究责任,要找回孩子。宋立升复鉴的问题一定要做,就为了一张纸的鉴定自己才家破人亡。带岭公安局不按照法律办事,才造成我今天的(伤害),应该承担法律责任。我自己走进看守所的,被打成瘫痪,谁来给我治病。这是我写的五个要求。

    针对陈庆霞提出的具体要求,带岭有关部门正在抓紧协调落实。

  伊春市政协副主席、带岭区党委书记张跃文:你要想走,要上哪去,我们都同意你去,但是有一条,陈庆霞这身体咱得照顾好。第二个我就说,你身体这情况,上医院住几天,全面检查检查。上医院之后,如果检查出来说暂时医院不行,还可以再转。她丈夫的司法鉴定复鉴问题,下午就已经定了,明天就可以启动,但现在有个难事,又难住了,你去的话得有家人陪伴,他不同意去人。房子的问题,这已经租到了。 

    当地政府再次慰问陈庆霞 安排医生进行体检

    今天,伊春带岭区有关部门领导再次到陈庆霞居住的地方慰问、协商、解决问题。双方就接下来陈庆霞的住所问题、怎样完成腿疾的康复治疗问题等目前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带岭区区长夏景涛在给陈庆霞做思想工作。

    带岭区医院的医生来到陈庆霞的住处为她进行的简单的身体检查。对于陈庆霞的腿伤,医生称还不清楚原因。

    媒体反思:如何把权力关在牢笼里?

    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丁兆林认为,纵观陈庆霞事件,至少还两个问号需要回答。  
  丁兆林:媒体的关注会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10年的案件,为什么只有到了媒体大规模的关注之后,当地政府才能表现出重视的姿态,那么你这10年时间都去干什么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其实人们更多的担心是,如果法律不能受到尊重,人们很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二个或第三个陈庆霞,如何来堵住这样的一个漏洞,才是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现在有什么样的机构能够对政府的行为进行约束,把权力关在笼子里,有谁来关,怎么关,这才是我们需要去考虑的。

    新华社:惨痛的遭遇,难解的心结

    伊春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刘君说,这起信访案件值得深刻反思。矛盾无论多大总是始于小事,有些干部依法执政能力弱,处理事情简单粗暴,没把群众真正放在心上,造成矛盾不断积累爆发。“群众利益无小事”,政府要转变工作作风和方法,开展风险评估,提前化解矛盾,让悲剧不再发生。

    

陈庆霞走失的儿子宋吉德小时候的照片(有知情者可与中国之声取得联系)

    整个事件中,还需要特别关注的是,在北京上访时,她12岁的儿子宋吉德在伊春当地信访办到北京接其回伊春的过程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27日,带岭区成立四个专项工作小组,相关人员抵达北京开始寻找陈庆霞走失的孩子。有知情者可与中国之声(4008000088)、中国广播网(4006680040)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