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聚焦 更多>>
    中国广播网特别策划:股指期货的最新情况和进展。
·特别策划:通存通兑进入"寒冬"
·首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
·特别策划:证券印花税上调到3‰
·2010年上海世博会
政策·言论 更多>>
·世卫官员莎罗女士谈奥运健康财富
·周小川:正研究是否加息
·周小川:须特别小心明年初信贷突增
·未婚女青年推动房价上涨?
·任志强:目前房价下跌只是暂时现象
·尚福林:注意研究外部风险
·必须将保障金融安全放在首位
人民币汇率
单位 货币名称 中间价
100 美元 729.14
100 欧元 1032.57
100 日元 6.2916
100 港币 93.45
活动·会展 更多>>
·全民健康圣火即将传遍中国
·“我身边的维权故事”公益征文公告
·2007中国(天津)国际休闲旅游地产年会召开
·江西首届农业博览交易会23日将举行
·SinoTech 闪耀亮相ad-tech大会
友情链接 更多>>
今日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频道 > 滚动新闻
明年沪指可能冲上6000点 中国将成第二大证券国
05-28 中广网
     中广网北京5月28日消息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宇新报道,上周,上证综指终于收出连续第十根周阳线,打破了自1997年以来“逢十必阴”的“魔咒”。

 

    周五,上证综指报收于4179.78点,比周一开盘上扬277.43点,从周K线看,由于此前已连续9周以阳线报收,从而形成罕见的十连阳。进入2007年,在时断时续的“股市泡沫”争论声中,中国“牛”不仅没有减速,而且一路狂奔。投资者蜂拥入市,争分夺秒抢筹,惟恐赶不上“牛市”的快车。

  面对证监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广大投资者“买者自负”、“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的警示,当前将近“疯狂”的股市将何去何从,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6000点是现实的目标?

  “从证券化率、投资率、全球占比和储蓄率四个指标来衡量,6000点是一个非常现实和真实的目标。”湘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在5月26日召开的“第一届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高峰论坛”上表示,2008年沪指达到6000点,首先意味着中国的证券化率将达到全球证券化率的平均水平——96%。

  其次,2008年沪指达到6000点,中国的沪、深、港三市市值合计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证券国,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的地位相匹配。到时,中国股市将占全球股市总市值的10%左右,这意味着中国刚刚恢复到上世纪30年代的水平。

  再次,沪指上6000点,开户数达到1.5亿户,平均实际有效账户相当于城市人口的10%、城乡总人口的4.7%。这个数字是二次大战后美国的水平。

  最后,当股市总市值和社会现金流相对形成4∶6的比例时,才达到亚洲市场的平均水平。届时可使中国的储蓄率由73%下降到60%,既可化解银行危机,又能奠定证券市场的基础。

  “总体上来看,中国资本市场还在正常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则指出,不能单纯地看指数,指数存在结构性缺陷。比如,中国的商业银行还没有作为投资主体进入资本市场,而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

  吴晓求表示,目前还不能得出信贷资金的大部分都进入资本市场的结论。也就是说,从资金情况来看,看不出资本市场出现多大的问题。

  “股市泡沫论”存争议

  对于目前中国股市是否存在泡沫,不仅QFII认为股市泡沫太大,因而唱空;央行行长周小川也表示,中国的股市泡沫令人担忧;甚至就连以往极少评论股市的亚洲首富、长和系主席李嘉诚日前也表示,内地股市存在泡沫。更有经济学家把当前的股市称为“非理性繁荣”,积极呼吁政府“挤泡沫”。

  “非理性繁荣”的判断把股市的繁荣界定为两种:一种是理性的,另一种是非理性的。论者认为,繁荣即股市上涨带来的景象,是客观的,它反映了经济增长带来的财富效应;但是,这种繁荣由于股市自身的原因而脱离了实际,特别是在投资者的想象力被强化的情况下,股市的繁荣失去了节制。

  5月23日,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表示,非常担心中国股市有一天会出现“大幅缩水”。他的这一警告令人联想起几年前的美国股市。

  1995年,美国学者罗伯特·希勒曾与美联储召集的专家一起交换关于股市的看法。当时大家一致认为,股市处于特殊阶段,应让投资者注意,这个特殊阶段就是股市正进入“非理性繁荣”。两天后,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发表了股市“非理性繁荣”的演讲。当天,主要发达国家的股市立即下跌,日经指数下降3.2%,德国DAX指数下降4%,英国下降4%,美国道琼斯前半段交易下降2.3%。

  2000年,罗伯特·希勒向大众推出一本新书——《非理性繁荣》。该书出版不久,美国股市开始展开深幅下跌行情,从2000年3月初开始,道琼斯指数在短短几周之内下跌了近20%,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30%。

  “目前市场最大的风险是可能产生的‘挤泡沫’。”金岩石表示,当前股市最大的风险,不是投资者蜂拥入市的疯狂,而是政府是否能够坚定不移走市场化路线。因为,“挤泡沫”必然会使中国经济再次回到计划经济的轨道。

  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康则指出,货币政策手段现在看来作用不大,有时行政调控手段最有效。当前股市的表现把政策调控置于非常尴尬的地步。如果整个市场与政府不是站在同一角度考虑问题,而是处于相互博弈的状态,政府手中的牌比投资者手中的牌要多得多,这是需要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的问题。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责编:金风